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17 上哪都被糊弄

017 上哪都被糊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饭比家里好吃,床也比家里柔软,这一觉睡得很舒服。
  只有袁刚彻夜警醒,因为他经过的风浪太多。
  特别是四十二年前,袁刚还是个五岁孩童。祖父、父亲、母亲、伯父、伯母、叔父、婶婶,浑身浴血,接连战死,只剩断臂的祖母将他拉扯成年,传授他袁家箭术和刀法,让他永远不要忘了血海深仇。
  那一仗,穿青寨里谁都不愿打,但已经到了不打不行的地步。
  因为,扎佐那位土司官,想把穿青寨定为“人寨”。
  土司辖地属于羁縻统治,朝廷不指望收多少赋税,只求每年补贴的钱粮少些,别隔三差五搞出叛乱就行。
  怎么收税,怎么征役,全凭土司喜好。
  赋税且不提,只说徭役征收,汉民有军户匠户之分,土司也跟着玩这套把戏。
  他们将直管地区的田地,划定为“奶妈子田”、“养马田”、“火把田”、“上马田”等等,耕种相应土地的老百姓,世代给土司子女喂奶、养马、打火把、供土司踩着上马。
  而对于辖外生地,则往往以部族、村寨为单位,统一征收赋税和徭役。
  “人寨”属于徭役定性,即赋税可以少收甚至不收,也不用再服其他役种。但是,“人寨”必须每隔数年,就为土司长官进献男女青壮,充作奴隶,生杀予夺,不得过问。
  扎佐土司把穿青寨定为“人寨”,等于要断穿青人的根基,大家被逼得只能以死相抗。
  寨中人口虽然锐减七成,但逃过了“人寨”命运,仅被增加两成赋税而已。徭役也不用再服了,因为寨中人丁减少,缴纳赋税已经极为吃力。当时的宣慰使宋昂,甚至推行仁政,直接免了他们五年赋税。
  如此一来,穿青人既仇视宋家,又对宋昂心服口服。
  因为逼迫穿青寨的是扎佐土司,并非宋昂本人。就像小民被贪官污吏所害,不能埋怨皇帝一样,更何况事情闹大之后,皇帝还下令废除徭役、免税五年。
  宋昂老爷子去世那年,穿青人感其恩德,甚至自发跳傩舞悼念。
  可惜啊,宋昂虽然一心汉化、仁爱百姓、忠于朝廷,他的长子宋然却是个虎狼之辈。
  在宋然的残暴统治下,宋氏下辖十二长官司,至少一半已被逼到造反边缘,三五年之内必定要闹出大事。
  ……
  袁刚始终担忧沈复璁有贰心,怕其半夜跑去找宋际告状,调兵把自己堵在客店里围剿。
  他昨晚连酒都不敢喝,硬要跟沈师爷睡一间房。
  关键时刻,千万不能掉链子!
  很快就要落实户籍了,袁刚不奢望儿子当秀才,只想送两个儿子去参加武举。
  幸好沈复璁老实,也就半夜起来撒泡尿,其他时间都在蒙头大睡。
  清晨时分。
  王渊四人正在保养兵器,宋公子居然就来探望了,还特意牵来一头健硕毛驴。
  沈师爷迷迷糊糊起床,都没有洗漱时间,就慌忙出去迎接。
  宋际指着毛驴,抱拳笑道:“沈兄,山路坎坷,须有代脚之物。此驴随吾数年,甚是乖巧,今日就赠与沈兄了。”
  “宋兄真是……令我汗颜啊。”沈复璁感动得无以复加。
  敲竹杠是一回事儿,交朋友又是另一回事儿。
  这宋公子不但帮他们买书,帮他们落实户籍,还请沈复璁担任教谕,把寨中读书孩童都安排到宋氏族学。昨晚又是请吃请喝,安排住宿,连两头畜生都照看好了,一大早还跑来赠送代步毛驴。
  除了恩将仇报的白眼狼,又怎不记宋公子的好?
  就连袁刚都为之折服,抱拳说道:“宋公子,你让我想起宋昂老爷,他对咱们山民是真好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