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李孝宗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百万骁勇

第三百八十九章 百万骁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divlign="ener">
  
      第三百八十九章百万骁勇
  
      从方解离开长安到现在已经了五个月,如今在京畿道内集结的民勇已经超过八十万。这些来自中原各道的青壮男子,心怀一颗功名但在马上取的壮志雄心,离开了的家,带着兵器,被服,有的跋涉数百里,有的跋涉上千里,汇集在长安城外。
  
      这些骁勇按照战兵的编制分成一个一个军,一个一个营,一个一个队。
  
      按照大隋征兵的祖制,战兵的家庭都是军籍,有着一定的特权。除非必要,战兵的人选补充绝不会从军籍之外的百姓中选取。而这次招募骁勇,所有良家子弟皆可报名,十七岁以上,四十岁以下,没有作奸犯科的记录,家世清白之人都可以参军。
  
      长安城外的几个卫城,已经变成了巨大的练兵场。
  
      但报名参军的人数还在不断的增加,从各地赶来的怀揣着军功梦想的青壮男子源源不断的进入京畿道。官道上都是往长安方向赶路的男子,穿着制作的简陋皮甲,拿着乡下铁匠铺子里锻造的刀子,有的人牵着驽马,有的人牵着骡子,还有人牵着驴。
  
      没有人认为战争是残酷的,他们眼睛里看到的都是金光闪闪的前程。和平年代,他们只能务农,只能从商,没有办法靠的能力改变的命运。但是当战争来临的时候,他们忽然有一条金光大道出现在面前。
  
      他们都是普通百姓,没有见识过战场上的血流成河。
  
      他们只记得祖辈父辈心中的遗憾,只憧憬美好的未来。他们所有人都是因为那句功名但在马上取而来的,谁不想成为横刀立马的大将军?
  
      到了这个时候,罗耀,这个人的名字被无数次的提起。
  
      人们在议论的时候往往都会说,你们看,当年罗耀不过也只是个寒门出身的苦孩子,若不是因为战争,他现在或许还在西北老家山坡上放羊,或是扛着锄头在田间除草。因为有了战争,这个原本普普通通的农户少年,成为了注定会在大隋的史书上留下浓重一笔的大人物。
  
      他也不是军户出身,但是靠着一身胆气还不是在战场上屡战屡胜?
  
      到了京畿道的年轻男人们,每个人的脸色都带着兴奋。他们刻意忘记了有可能死在西北,忘记了历史上每一个成功者的身后都堆积着累累白骨。他们都觉得有机会成为那个成功者,别人才是那些尸首。
  
      各卫的大将军分派了不少老兵训练这些骁勇,老兵们试图告诉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战争不是儿戏。但没有人真的听进去,在他们听来,那些老兵们讲述的血肉横飞的故事很不。让他们热血沸腾,让他们心中更加充满斗志。
  
      大隋的府库就算再充盈,粮草还能供给,饷银也勉强够发,但装备显然一时之间难以凑齐。筛选之后还有超过八十万骁勇留下,兵部的府库几乎搬空了也不够他们每人分得一件皮甲。
  
      这段日子以来,皇帝的心情似乎好转了不少。因为他的号召,大隋的儿郎们来了。没有人畏惧没有人抗拒,他们都愿意为了这个帝国献出的生命。所以皇帝心里的阴霾渐渐的被热血取代,他偶尔会登上高耸入云的长安城城墙,俯视下面的骁勇,这个时候,他确定只要伸手往前一指,这些汉子们就会嗷嗷叫着冲向他指的方向。
  
      这无疑令人心情激荡,不是么?
  
      他是至高无上的皇帝,是这个帝国的掌舵人。
  
      虽然他并没有老去,但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心潮澎湃的感觉了。
  
      “有这样的子民,朕还担心?”
  
      他微笑着说。
  
      长安城的城墙太高,站在上面俯视城外,下面的人显得很小。所以皇帝看不到那些骁勇为了争夺一个睡觉的地方大打出手,看不到有人居然敢对老兵横眉怒目,也看不到有人趁着乱偷走了身边人背囊里为数不多的银子。
  
      他只看到,数十万人为了他来了。
  
      “大隋的百姓,随时愿意为陛下献出的生命。”
  
      黄门侍郎裴衍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俯身微笑着说道。
  
      他很满意方解送给的这个小礼物,看得出来这个少年很用心。他和方解只交谈过一次,方解肯定是看到了他的眼神不是很好。常年在内廷小房子批阅奏折,灯火就算挑的再亮,长年累月下来眼睛看还是越来越模糊。
  
      这个眼镜很好,让他看清晰了很多。
  
      他皇帝也有一个,也是方解送的。
  
      他并没有将这眼镜藏起来不让皇帝看到,相反,他故意让皇帝看见。有时候让皇帝记得一个人的名字,没必要非得说出来。扛在他鼻梁上的小玩意,让他也记住了那个被罗耀扣在左前卫的少年郎。
  
      “罗耀的左前卫已经到了黄阳道了。”
  
      裴衍低声道已经在黄牛河南岸布防,有左前卫在,黄阳道就不必担心。朝廷大军开拔,只需猛攻河西道,叛军绝难挡得住陛下天威。”
  
      “你当初出的主意不。”
  
      皇帝笑了笑道你说不用调集人马驻守黄阳道,因为黄阳道是西南四道的屏障,不管罗耀有没有反心,他都不会坐视黄阳道不保。朕派人传旨调兵十万,早就料到罗耀不会分兵出来,他会立刻带着人马北上。这个人朕信不过,但西南还离不开他。你前阵子的话朕觉得很有道理,罗耀没有反心,样都不会反。他若有反心,样都会反。”
  
      “真以前为了防备他,调集人马戍卫江南。现在想想,何尝不是逼着罗耀与朕渐行渐远?”
  
      “陛下圣明”
  
      裴衍道罗耀北上黄阳道,既能分散叛军兵力,又将罗耀从雍州调出来,一举两得。”
  
      皇帝嗯了一声,看着城墙下面的骁勇。他的脸色有些潮红,那是刻意压制着的兴奋。
  
      “朕在西北损失了七十万精锐,李远山骗了朕一次,朕承认上了他的当,但这样的亏,朕不会吃第二次。朕坐拥四海,天下归心。七十万大军没了,还有七十万,七百万人七千万为朕效力!李远山以为皇帝是随便能坐的?以为只要占了西北那几道疲敝之地就能对抗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