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李孝宗 > 第三百八十八章 过河

第三百八十八章 过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divlign="ener">
  
      (一天三更,勤奋白求订阅)
  
      第三百八十八章过河
  
      方解从文小刀那里之后,先是看了看这座已经空置的大营。营寨建造的有些简陋,黄阳道没有战兵驻守,郡兵和民勇建造的营寨难免粗糙,但足够结实。箭楼很高,站在上面可以瞭望黄牛河对岸。
  
      山字营的驻地在大营西北角,有简陋马厩,是刘阔特意给他留的。刘阔是个年近五十的老将,为人厚道,方解打听过这个人,在左前卫军中口碑极好。不管是当官还是当兵的,对他的评价都不低。
  
      是个老好人。
  
      性格决定一切。
  
      左前卫的将领多多少少都学着罗耀的脾气,战场上雷厉风行,大部分将军只要上了战场就属于激进派。但刘阔不同,他是左前卫中很少见的行事谨慎的将军之一。他甚至不喝酒,不上青楼,家里只有一个妻子,没有小妾。他对部下也颇宽容,小基本上都不追究。也正因为如此,他手下的兵反而不好意思触犯军律。
  
      不过还是因为这个性格,罗耀对他不喜欢。
  
      罗门十杰,都是随罗耀脾气的人。詹耀就是一个翻版的罗耀,文小刀虽然看起来温和实则性子里冷酷到了极致。当初他和詹耀分别领兵攻打纥族山寨,一天之内,詹耀破寨十三,杀六千。文小刀破寨九个,杀两万。
  
      其他几个人也都是这样的风格,不然论资历军功刘阔也能派进罗门十杰中。
  
      方解和刘阔寒暄了几句就回到的营地,他看得出来刘阔是那种不善言谈的人。只是一直温和的笑着,眼神里没有那种让人提防的。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军龄,这样的官职,他似乎很满意了。
  
      不争
  
      要做到这一点,不是每个人都行。
  
      将营寨最好的提防让给方解,从这一点就能看出他的脾气。
  
      “吩咐人轮值,屁股磨破的人今晚可以休息。”
  
      方解淡淡的吩咐了一声,绕着营地巡视。
  
      陈搬山忍不住笑了笑屁股没破的,不多见了。那些小兔崽子上马之前一个个嗷嗷叫唤着,骑马两个月下来,没一个走路不卡着腿的。一路上把被服垫在马鞍山的比比皆是,现在他们也就都想当好一个骑兵那是那么容易的事。”
  
      方解笑了笑不过都还算个爷们,没人好意思叫唤。”
  
      陈搬山跟在方解身后,一边走一边问大将军吩咐下来要过河查探军情,是不是拖上一两天?士兵们都很疲乏,不休息一下就过河,容易出事。”
  
      “没必要。”
  
      方解摇了摇头不用太多人,回头我亲自带着大内侍卫处的人抓几个舌头。人多了不好,这种事人数少一些没关系,但必须精锐。大内侍卫处的人论个人武艺比士兵们都强,这一点毋庸置疑。”
  
      “将军不能亲自过河。”
  
      陈搬山连忙道太危险,就算对面的叛军都是乌合之众,但毕竟那是几十万大军的连营,一个不陷在里面就出不来了。”
  
      “以后我肯定不亲自去。”
  
      方解一边走一边说道但这次不同,这是第一次,以后交战需要做这种事,我吩咐下去就行了。可我这次必须亲自过河去看看,虽然大将军何时对叛军用兵还不,但咱们山字营是清一色的骑兵,将来不可能冲在后面。对岸的地形,对岸的兵力布置,我必须都看一遍才放心。”
  
      他看了看一眼那些双脚落了地后忍不住长出一口气的士兵们,笑了笑道这些士兵们都是汉子,既然跟了我,我就得为他们的命负责。战场上死人是正常的事,哪一次大战不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但这些士兵组成的就是大隋的顶梁柱,多死一个人这柱子就细一些。况且……他们不只是国家的顶梁柱,还是各自家庭的顶梁柱。”
  
      “死一个人,十个人,百个人,对大隋没有影响。但对家庭来说,就是无法承受的灾难。”
  
      方解叹了口气道若是没有战争,多好。”
  
      陈搬山一怔,有些不理解方解的想法。在他的认知中,军人为国而死是天经地义的事。
  
      “不说了,再说就显得矫情。”
  
      方解吩咐道轮值的事你去安排吧,今夜不过河。才到黄牛河边上,叛军无数双眼睛盯着呢。”
  
      陈搬山应了一声,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想,小方大人年纪轻轻正是锐意无比的时候,好像经历过许多事似的,如此沧桑?
  
      ……
  
      ……
  
      回到的木屋,方解将卓布衣等人找来。看了看外面士兵们大部分已经睡下,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现在打算做三件事,所以人手要分出去一些。”
  
      他看了看卓布衣,压低声音道联络大内侍卫处的人,盯着欣口仓,若是欣口仓没事就当放他们休息一阵子。但只要欣口仓出事就了不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罗耀的人若是对欣口仓打主意,局面立刻就不好应付。最好是让朝廷有所准备……有件事我一直没想通。”
  
      他顿了一下说道黄阳道的位置如此重要,为朝廷没派兵驻扎?就算朝廷水师会巡视大河,叛军不敢轻易渡河。但道理上,应该也要驻军才对。李远山谋逆已经近两年,黄阳道一直是地方上的郡兵和民勇在布防。”
  
      “会不会是朝廷上有人瞒着陛下?”
  
      卓布衣皱眉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