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李孝宗 > 第六十五章 靠自己和靠别人

第六十五章 靠自己和靠别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divlign="ener">
  
      第六十五章靠和靠别人
  
      离开鹿来县之后的日子乏善可陈,没有再刻意与方解他们分开的沉倾扇雇了一辆马车,就在方解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那一晚的事方解装作忘了,而她却好像真的忘了似的。
  
      大犬和沐小腰与沉倾扇之间几乎没有交谈,虽然没有火药味但气氛还是有些冷。倒是卓布衣这个看起来只会醉心于风景的淡定男人,每每看向沉倾扇的眼神都不那么淡定了。沐小腰也是美女,可他看沉倾扇的眼神和看沐小腰的眼神绝对不一样。
  
      对沐小腰是欣赏,对沉倾扇是火热。
  
      如果方解没有理解的话,那种眼神应该可以说是火热。
  
      不得不说的是,猪小花是一头贱猪。
  
      它总喜欢在沐小腰不注意的时候用它看起来格外狰狞的獠牙,去轻轻触碰沐小腰红裙下的美腿。当沐小腰忍不住一脚踹在这头凶悍野猪身上的时候,它非但没有发狂,反而发出一声陶醉的呻吟。
  
      所以卓布衣红了脸。
  
      惭愧惭愧。
  
      这是卓布衣想说而没好意思说出来的话。
  
      “你是时候把猪小花变成你的坐骑的?”
  
      方解忍不住好奇的问。
  
      “在认识你的当天。”
  
      卓布衣的回答让方解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那日在树林里,就是那一眼清泉旁边我看到小花在饮水,就忍不住想把它收为坐骑。于是我打算和它商量一下,但是很让人遗憾的是它表示反对。”
  
      “那你是收服它的?”
  
      方解问。
  
      卓布衣有些诧异的看了方解一眼,然后用很平淡自然的语气说道自然是打一架,它打不过我,只好让我骑……我引你们来的时候,它是去林子里向它的们和属下们辞行去了。它是那片林子的王者,林子里的动物都听的。”
  
      “呃……它的们,你应该说它的母猪们。怪不得……那天在林子里一只鸟都没看见,原来是小花在做临行训话。”
  
      方解忍不住纠正道。
  
      然后他又问你是用方式打赢猪小花的?比如飞剑啊,符咒啊之类的,那过程一定很精彩。”
  
      卓布衣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方解说道对付一头野猪,除了用拳头打的它不敢反抗,还能有更直接的办法吗不跳字。
  
      这句话说完的时候,猪小花委屈的哼哼了一声。
  
      卓布衣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虽然旅途无聊但这样略显白痴的对话他还是没有兴趣。
  
      “再走三天,就能看到帝都长安城了。”
  
      他看着正前方感慨了一句,然后忍不住看向沐小腰问道你有没有兴趣,和我学一些?”
  
      沐小腰怔住,不该如何回答。
  
      方解沐小腰的性子,所以忍不住替她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已经有了一个师父,再投另外一个师父算不算背叛?虽然她并没有认那个师父,但毕竟是另外一个人先提出来的这件事,所以……终究还是要考虑一下。另外……第一个哭着喊着甚至下跪求小腰姐做他徒弟的,可是个实打实的九品高手。”
  
      听到九品高手这四个字,卓布衣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这世间九品高手虽然不多,但掰着手指头数一数在帝都还是有几个的。可选择师父这种事,终究还是要看能不能把的实力最大限度的提升。”
  
      他看着沐小腰认真的说道咱们两个,是一个类型的人。”
  
      他解释道当感知之力发挥到极致的时候,就能轻易控制人的身心。比如那天在树林里我能让你走到我身边,比如我能让你们看到一样的幻觉。如果我愿意,我甚至可以在那个时候让你们三个自相残杀。这才是适合你的路子,至于九品高手……难道你想被调教成一个只杀人的冷血?”
  
      他忍不住得意的说道修行……其实也是一种艺术,懂不懂?”
  
      他看着沐小腰问道我之所以到现在才问你,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如果你愿意,进帝都之后你随我进大内侍卫处。给我三年,我能让你做到像我在树林里做的那样。”
  
      方解叹了口气道这就是天才和废物的区别……如果我愿意跪下来求你,你会不会收我做徒弟?”
  
      卓布衣摇头绝对不会。”
  
      方解讪讪的笑了笑,看向沐小腰问道他似乎比红袖招那个老瘸子有诚意,而且他说的不,他比较适合你。”
  
      沐小腰沉吟了一会儿看向卓布衣认真的问道如果我遇到修行上的难题,你是不是能倾囊相授毫无保留?”
  
      卓布衣点头能”
  
      “到了帝都,你能不能能保证我和我的安全?”
  
      卓布衣这次沉默了一会儿才点头能”
  
      “那么,不做你徒弟你愿不愿意教我?”
  
      沐小腰的问题越来越过分,以至于方解都有些听不下去。可就在方解打算劝一劝沐小腰的时候,卓布衣却异常坚定的点了点头道你可以拜我为义兄。”
  
      沐小腰一句话没说,从马背上跃下来跪倒在卓布衣面前磕了三个头义兄”
  
      卓布衣怔住,然后从猪小花身上跳下来搀扶起沐小腰说道能让你这样的人做我的义妹,也足够了。”
  
      他看向方解,忍不住摇了摇头。
  
      方解连忙说道虽然最终还是我占了最大的便宜,但你放心,我不会得瑟。进了帝都之后我会保持低调,绝不会随便给你添麻烦。”
  
      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大犬和沐小腰几乎同时看向沉倾扇乘坐的马车。沐小腰身上的红绫如灵蛇一样蠢蠢欲动,大犬戴上了那副钢刺手套。就连卓布衣都忍不住皱起眉头,左手尾指无名指和拇指弯曲,食指中指并指如剑。
  
      也正是这一刻,方解才明白原来卓布衣看沉倾扇的眼神不是火热……而是警惕。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