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李孝宗 > 第二十九章 真正的精兵

第二十九章 真正的精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divlign="ener">
  
      更新:2013-03-11
  
      第二十九章真正的精兵
  
      方解没心情和大犬讨论关于一个月疼几次的问题,他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仔细回味沐小腰之前说的话。他总觉得隐隐间明白了,可沐小腰说的听起来很浅白却总好像蒙着一层雾。方解其实也这一层雾是,因为不能修行所以看不清修行本质。
  
      前面红袖招的人也在停车做饭,她们吃她们的也从来不招呼方解三人,倒是老瘸子偶尔寻沐小腰交谈一会,沐小腰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自从老瘸子酒葫芦里的西北烧以惊人的速度减少之后,连老瘸子都很少再来了。
  
      每每沐小腰对老瘸子爱理不理的时候方解就来气,真想替老瘸子狠狠打沐小腰的屁股几下。在方解看来,这和有钱人不懂穷苦人艰辛是一个道理,真的很欠揍。
  
      他不能修行,而沐小腰是能修行且天分不俗,还有一个估计是九品强者的师父上赶着教她,她还不乐意……这就是差别,让方解有时候想起来就唏嘘无语的差别。
  
      会疼。
  
      方解想到了这个关键之处。
  
      他从来没有感觉过体内经脉被拓宽的那种撕裂般的疼,但是他可以从脑海里想象出那种感觉。他靠坐在草坡上,身后是松软的枯草,闭上眼想象着……作为一个空降到这个世界的人,方解前一世没少看那些神乎其神的网文小说。里面对于修行的描述千奇百怪,总之是一件很刺激很爽的事。
  
      可为在这个世界,疼痛会伴随修行一生?
  
      气海有内劲,贯通四肢百骸……
  
      他闭着眼,开始幻想气海到底是个样子。存在于话语中的,却很难想象到一个具体的形态。比如人人丹田内都存在的气海,只怕行医一生的老郎中也不敢说它是个模样。
  
      气海无形,内劲无形,但这无形的却能让有形的身体变得健壮,一旦气海内的劲气能在四肢百骸中游走,最终改变经脉,淬炼血肉,那么人强大到徒手生裂虎豹也不是难事。据说大隋的左前卫大将军罗耀十五年在攻打雍州的时候,硬生生将商国皇族最后三个八品上的修行者拍成了肉泥。
  
      其中还包括一个八品上的符师。
  
      八品上的符师,是整个世界上都难得一见的绝对强者。据说符道修行超过八品,就已经能影响一场小规模战争的胜负。事实上,当年这个八品上的符师就是一个人守着雍州皇城城门,挡住了数百名精锐的大隋战兵进攻的步伐,数百精锐战兵猛攻多次而不能冲入。
  
      一符化火,最先冲的十几名大隋士兵顷刻间就被烧成了灰烬。
  
      一符化电,之后举盾列阵往前碾压的大隋士兵手里坚固的盾牌就被击的粉碎,手里的锋利钢刀甚至都被烧的通红,根本不能握住。
  
      一符化石,几十块城砖突然改变形态,变作尖锐的石刺疾飞而出,将失去了盾牌的大隋士兵戳死了十几个。
  
      一个八品符师守在城门前,几百名训练有素的大隋府兵竟然不能靠近。军中随即急调来两名七品上修为的将领,两人联手,竟是没能招架住三道符,一个被巨石砸成了肉泥,一个被火烧成了一团焦炭。
  
      也正是因为有这个符师守住了最后一道城门,商国的皇帝才能趁机从宫城另一侧逃走。虽然……他最后的下场还是被罗耀命人用绳子活活勒死。
  
      就在得知皇帝已经出城,这名符师准备撤走的时候,大将军罗耀到了。
  
      感受到了罗耀那一身冰冷刺骨的杀意,符师根本就没敢有一点保留。第一道符化作闪电之矛,前后五道,用一种肉眼几乎追寻不到的速度刺向罗耀的前胸。第二道符化作两块千斤巨石,忽然出现在罗耀左右,如两扇沉重的大门一样狠狠关闭。第三道符化作一道火墙,熊熊烈火在符师身前燃烧挡住了他的身影,符师做出这三道符之后立刻转身就逃。
  
      罗耀的眼神一直看着那火墙后依稀可见的身影,缓步向前。
  
      两块巨石轰然而来,罗耀不躲不闪。巨石狠狠的撞击在他身上,然后……巨石碎裂,化作一地的石砾。坚硬的石头,竟然没能在罗耀身上留下一点伤痕。第二道符化作的闪电顷刻而至,罗耀依然不躲不闪,甚至向前的脚步都没有停顿片刻,步伐依然稳重,每一步跨出的距离好像计算过一样,惊人的一致。
  
      闪电正中罗耀的前胸,剧烈的闪动之后光芒逐渐散去。
  
      罗耀依然前行,只是上半身的衣衫都被闪电烧掉。阳光下,那一身古铜色的肌肤泛着一种冷幽幽金属般的光泽。
  
      巨石碎,闪电落。
  
      罗耀出手,隔着火墙打出一拳。
  
      然后他看都不看转身就走,甚至没有说一句话。
  
      待火墙散尽,冲的大隋士兵在城门口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那个八品上的符师。直到冲进城门之后众人才惊讶的,那符师的尸体镶嵌在皇宫大殿前的石阶里。从城门到登上大殿的石阶,最少也有五十米的距离。
  
      也不那符师是跑了这五十米之后被一拳隔空砸进了石阶中,还是被一拳轰飞了这五十米镶嵌进石阶中。
  
      这个故事方解在流亡到南燕大理城的时候听到过,每次回想起来脑海里出现罗耀那霸气一拳他心里都会难以平静。虽然在方解看来这个故事传了十五年肯定比当时实际的情况夸大了不少,但丝毫不影响罗耀在方解心中成为目标的决心。
  
      罗耀不能修行,他也不能。
  
      劲气无形,体有形。
  
      感觉不到气海……
  
      方解缓缓的睁开眼,看向苍穹……那就索性不再去想它,人的身体本就是绝强的武器。
  
      ……
  
      ……
  
      就在方解告诉放弃修行气海这决定的同时,前面红袖招的第二辆马车里,一只握着玉杯的纤纤素手忽然停了一下,忍不住往方解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她的目光穿透不了马车的车厢,却似乎看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