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鹿鼎记 > 第三十六回 犵鸟蛮花天万里 朔云边雪路千盘

第三十六回 犵鸟蛮花天万里 朔云边雪路千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人吃了些鹿肉干,便躺在江岸边休息,等到二更时分,悄悄走向城寨。四下里寂静无声,这一晚月色甚好,望见那城寨是用大木材和大石块建成,方圆着实不小,决非一朝一夕之功。韦小宝心想:“这城寨早就建在这里了,并非有人偷看了我地图,告知了罗刹人,再到这里来建城。”眼见自己和双儿的影子映在地下,不禁栗栗危惧,暗想城头若有罗刹兵守着,几枪打来,韦小宝变成韦死宝了。当下扯了扯双儿,伏低身子,察看动静。只见城寨东南角上有座小木屋,窗子中透出火光,看来是守兵所住。韦小宝在双儿耳边低声道:“咱们到那边瞧瞧。”两人慢慢向那木屋爬去。
   
    刚到窗外,忽听得屋内传出几下女子的笑声,笑得甚为淫荡。韦小宝和双儿对望一眼,均感奇怪:“怎么有女人?”韦小宝伸眼到窗缝上张望。当地天寒风大,窗缝塞得密密的,甚么都瞧不见,屋内却不断传出人声,一男一女,又说又笑,叽哩咕噜的一句也不懂。韦小宝知道这双罗刹男女在不干好事,心中一动,伸臂将双儿搂在怀里,双儿听到屋内的声音,似懂非懂,隐隐知道不妥,给韦小宝搂住后,生怕给屋内之人发觉,不敢稍动。韦小宝得其所哉,左臂更搂得紧了些,右手轻轻抚摸她脸蛋。双儿身子一软,靠在他怀里。不料地下结满了冰,韦小宝得趣忘形,足下一滑,站立不定,砰的一响,脑袋重重撞在木窗之上,忍不住“啊哟”一声,叫了出来。
   
    屋内声音顿歇,过了一会,一个男子声音喝问起来。韦小宝和双儿伏在地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听得门闩拔下,木门推开,一人手提灯笼,向门外照看。韦小宝轻跃而起,挺匕首戮入了他胸膛。那人哼也没哼,便即软软的瘫了下去。双儿抢先入屋,只见房中空空荡荡地不见有人,奇道:“咦,那女人呢?”韦小宝跟着进来,见房中有一张炕,一张木桌,一只木箱,桌上点了一枝熊脂蜡烛,那女人却已不知去向,说道:“快找,别让她去报讯。”眼见房中除了大门之外,别无出路。他将死人拉了进来,关上大门。见那死人是个外国兵士,下身赤裸,没穿裤子。
   
    韦小宝抬头向梁上一望,不见有何异状,说道:“一定是在这里。”抢到箱边,揭开箱盖,跟着身子向旁一闪,以防那罗刹女人在箱里开枪。过了一会,不见动静。双儿道:“箱子里也没有,这可真奇了。”
   
    韦小宝走近看时,见箱中放满了皮毛,伸手一掏,下面也都是皮毛。忽然间闻到一阵浓香,显是女子的脂粉香气,说道:“这里有点儿靠不住。”将皮毛抓出来抛在地下,箱子底下赫然是个大洞,喜道:“在这里了!”
   
    双儿道:“原来这里有地道。”韦小宝道:“赶快得截住那罗刹女子。她一去报信,大队外国强盗涌来,可乖乖不得了。”迅速脱下身上臃肿的皮衣,手持匕首,便从洞口钻了进去。他对外国兵是很怕的,外国女人却不放在心上。那地道斜而向下,只能爬行,他瘦小灵活,在地道中爬行特别迅捷,爬出十余丈,便听得前面有声。他手足加劲,爬得更加快了,前面声音已隔得甚近,左手前探,用力去抓,碰到一条光溜溜的小腿。那女子一声低叫,忙向前逃。韦小宝大喜,心想:“我如一剑刺死了你,不算英雄好汉。好男不与女斗,好男不与罗刹鬼婆斗。外国男鬼见得多了,外国女鬼是甚么模样,倒要好好瞧上一瞧。”将匕首插回剑鞘,冲前丈余,两手抓住了那女子小腿。
   
    那女子在地道中不能转身,拚命向前爬行。这女子力气着实不小,韦小宝竟拉她不住,反而给她拖得向前移了丈许。韦小宝双足撑开,抵住了地道两边土壁,才不再给她拉前。突然之间,那女子用力一挣,韦小宝手上一滑,竟然给她挣脱。那女子迅即向前,韦小宝扑了上去,一把抱住她腰,突然头顶空了,却是到了一处较为宽敞的所在。那女子两声低笑,转过头来,向他吻去,黑暗之中,却吻在他鼻子上。韦小宝只觉满鼻子都是浓香,怀中抱着的那女子全身光溜溜地,竟然一丝不挂,又觉那女子反手过来,抱住了自己,心中一阵迷迷糊糊,听得双儿低声问道:“相公,怎么了?”韦小宝唔唔几声,待要答话,怀中那女子伸嘴吻住了他嘴巴,登时说不出话来。忽听得头顶有人说道:“我们得知总督来到雅克萨,因此赶来相会。”这句话钻入耳中,宛似一桶冰水当头淋将下来,说话之人,竟然便是神龙教洪教主。
   
    怎么洪教主会在头顶?自己怀中抱着的这个罗刹女子,怎么又如此风骚亲热?他生平所逢奇事着实不少,但今晚在这地道中的遭遇,却是从所未有,匪夷所思。怀中抱的是温香软玉,心中想的是洪教主要抽筋剥皮。他胆战心惊之下,急忙放开怀中女子,便欲转身逃走,那知这女子竟紧紧搂住了他,不肯松手。韦小宝大急,在她耳边说道:“叽哩咕噜,唏哩花拉,胡里胡涂。”这几句杜撰罗刹话,只盼她听得懂。那女子轻笑两声,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料想必是正宗罗刹话,跟着伸手过来,在他腮帮子上重重扭了一把。便在这时,听得头顶一个男人叽哩咕噜的说了一连串外国话。他声音一停,另一人道:“总督大人说:神龙教教主大驾光临,他欢迎得很,没有过来迎接,很是失礼,请洪教主原谅。总督大人祝贺洪教主长命百岁,多福多寿,事事如意,盼望跟洪教主做好,同心协力,共图大事。”韦小宝心道:“这传话的人没学问,把‘仙福永享、寿与天齐’传成了长命百岁,多福多寿。”
   
    只听洪教主道:“敝人祝贺罗刹国皇上万寿无疆,祝贺总督大人福寿康宁,指日高升。敝人竭诚竭力,和罗刹国同心协力,共图大事。从此有福共享,有难共当,双方永远不会背盟。”那传话的人说了,罗刹国总督跟着又叽哩咕噜的说之不休。韦小宝在那女子身边低声问道:“你是谁?为甚么不穿衣服?”那女子低声笑道:“你是谁?为甚么,衣服穿?”说着便来解韦小宝的内衣。韦小宝在这当口,哪有心情干这风流快活勾当?他听过汤若望、南怀仁说中国话,这时听这罗刹女子会说中国话,倒也不奇,忙道:“这里危险得很,咱们快出去。”那女子低声道:“不动,不动!动了,就听见了。”她说的虽是中国话,但语气生硬,听来十分别扭。韦小宝当下不敢稍动,耳听得洪教主和那罗刹国总督商议,如何吴三桂在云南一起兵,双方就夹攻满清,所定方略,果然和那蒙古人大胡子罕帖摩所说全然一样。说到后来,洪教主又献一计,说道罗刹国若从辽东进攻,路程既远,沿途清兵防守又严,不如从海道在天津登陆,以火器大炮直攻,当可比吴三桂先取北京。那总督大喜,连称妙计,说洪教主如此忠心,将来一定划出中国几省,立他为王。洪教主没口子的称谢。韦小宝又惊又怒,心想:“洪教主这家伙也是大汉奸,跟吴三桂没半点分别。他这计策倒毒辣得很,我得去禀告小皇帝,在天津海口多装大炮,罗刹国兵船来攻,就砰嘭,砰嘭,轰他妈的。”
   
    只听洪教主说道:“总督大人远道来到中国,我们没甚么好东西孝敬,这里是大东珠一百颗,貂皮一百张,人参一百斤,送给总督大人,另外还有贡品,呈给罗刹国皇上。”韦小宝听到这里,心道:“这老狗居然备了这许多礼物,倒也神通广大。”突然觉得脸上一热,那女子将脸颊贴了过来,跟着又觉她伸手来自己身上摸索。韦小宝低声道:“你摸我,我也不客气了。”伸手向她胸口摸去。那女子突然格的一声,笑了出来。这一下笑声颇为不轻,洪教主登时听见了,但想总督大人房中藏了个女子,事属寻常,当下诈作没有听见,说了几句客套话,说道明天再行详谈,便告辞了出去。韦小宝突然听得头顶拍的一声,眼前耀眼生光,原来自己和那女子搂抱着缩在一只大木箱中,箱盖刚给人掀开。那女子嘻嘻娇笑,跳出木箱,取一件衣衫披在身上,对韦小宝笑道:“出来,出来!”
   
    韦小宝慢慢从木箱中跨了出来。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外国军官手按佩剑,站在箱旁。那女子笑道:“还有一个!”双儿本想躲在箱中,韦小宝倘若遇险,便可设法相救,听她这么说,也只得跃出。韦小宝见那女子一头黄金也似的头发,直披到肩头,一双眼珠碧绿,骨溜溜地转动,皮色雪白,容貌甚是美丽,只是鼻子却未免太高了一点,身材也比他高了半个头。韦小宝从来没见过外国女子,瞧不出她有多大年纪,料想不过二十来岁。她笑吟吟的瞧着韦小宝,说道:“你,小孩子,摸我,坏蛋,嘻嘻!”那总督沉着脸,叽哩咕噜的说了一会。那女子也是叽哩咕噜的一套。那总督神态恭敬,鞠了几个躬。那女子又说起话来,跟着手指韦小宝。那总督打开门,又将那中国人传译叫了进来,一男一女不住口的说话。
   
    韦小宝见屋中陈设了不少毛皮,榻上放了好几件金光闪闪的女子衣服,看那女子露出雪白的一半酥胸,两条小腿,肤光晶莹,心想:“刚才把这女人抱在怀里,怎地只这么马马虎虎的摸得几下,就此算了?抓到一副好牌,却忘了吃注。我可给洪教主吓胡涂了。”忽听那传译说道:“跟总督问你,你是甚么人?”韦小宝奇道:“她是公主吗?”那传译者道:“这位是罗刹国皇帝的御姊,苏菲亚公主殿下,这位是高里津总督阁下,快快跪下行礼。”韦小宝心想:“公主殿下,那有这般乱七八糟的?”但随即想到,康熙御妹建宁公主的乱七八糟,实不在这位罗刹公主之下,凡皇帝御姊御妹,必定美丽而乱七八糟,那么这公主必是真货了,于是笑嘻嘻的请了个安,说道:“公主殿下,你好,你真美貌之极,好像是天上仙女下凡。我们中国,从来没有你这样的。”苏菲亚会说一些最粗浅的中国话,听了韦小宝的说话,知是称赞自己美丽,登时心花怒放,说道:“小孩子,很好,有赏。”走到桌边,拉着抽屉,取了十几枚金币,放在韦小宝手里。韦小宝道:“多谢。”伸手过来,烛光之下,见到公主五根手指真如玉葱一般,忍不住伸手抓住,放在嘴边吻了一吻。那传译大惊,喝道:“不得无礼!”那知道吻手之礼,在西洋外国甚是通行,原是对高贵妇女十分尊敬的表示,韦小宝误打误撞,竟然行得对了。只不过吻手礼吻的是女子手背,他却捉住了苏菲亚公主的手掌,乱吮手指,显得颇为急色。苏菲亚格格娇笑,竟不把手抽回。
   
    苏菲亚笑问:“小孩子,干甚么的?”韦小宝道:“小孩子,打猎的。”突然门外一人朗声说道:“这小孩子是中国皇帝手下的大臣,不可给他瞒过了。”正是洪教主的声音。
   
    韦小宝只吓得魂飞天外,一扯双儿的衣袖,便即向门外冲出。一推开门,只见洪教主双手张开,拦在门口。双儿跳起身来,迎面一拳。洪教主左手格开,右手一指己点在她腰里,双儿嗯的一声,摔在地下。
   
    韦小宝笑道:“洪教主,你老人家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夫人呢,她也来了吗?”洪教主不答,左手抓住了他后领,提进房来,说道:“启禀公主殿下,总督大人:这人叫做韦小宝,是中国皇帝最亲信的大臣,是皇帝的侍卫副总管、亲兵都统、钦差大臣、封的是一等子爵。”那传译将这几句话译了。
   
    苏菲亚公主和总督脸上都现出不信的神色。苏菲亚笑道:“小孩子,不是大臣。大臣,假的。”
   
    洪教主道:“敝人有证据。”回头吩咐:“把这小子的衣服取来。”只见陆高轩提了一个包袱进来,一打开,赫然是韦小宝原来的衣帽服饰。韦小宝大为惊奇:“这些衣服怎地都到了他手里?洪教主当真神通广大。”洪教主吩咐陆高轩:“给他穿上了。”陆高轩答应了,抖开衣服,便给韦小宝穿上。这些衣衫连同黄马褂,都在树林中给荆棘扯破了,但穿在身上,显然十分合身,戴上帽子和花翎,果然是个清廷大官。这些衣帽若不是韦小宝自己的,世上难有这等小号的大官服色。
   
    韦小宝笑嘻嘻的道:“洪教主,你本事不小,我沿路丢掉衣衫,你就沿路的拾。”洪教主吩咐陆高轩:“搜他身上,看有甚么东西。”韦小宝道:“不用你搜,我拿出来便是。”从怀里掏出一大叠银票,数额甚巨。那总督在辽东已久,识得银票,随手翻了几下,大为惊奇,对公主叽哩咕噜,似乎是说:“这小孩果然很有些来历,身边带了这许多银子。”洪教主道:“这小鬼狡狯得很,搜他的身。”陆高轩将韦小宝身边所有物事尽数搜了出来,其中有一道康熙亲笔所写的密谕,着令:“钦差大臣、领内侍卫副大臣、兼骁骑营正黄旗满洲都统、钦赐巴图鲁勇号、赐穿黄马褂、一等子爵韦小宝前赴辽东一带公干,沿途文武百官,听候调遣。”这道谕旨上盖了御宝。那传译用罗刹话读了出来,苏菲亚公主和高里津总督听了,都啧啧称奇。洪教主道:“启禀公主:中国皇帝,是个小孩子,喜欢用小孩做大官。这个小孩,跟中国小皇帝游戏玩耍,会拍马屁,会吹牛皮,小皇帝喜欢他。”
   
    苏菲亚不懂“拍马屁、吹牛皮”是甚么意思,问了传译之后,嘻嘻笑道:“我也喜欢人家拍马屁,吹牛皮,”韦小宝登时大喜。洪教主的脸色却十分难看。
   
    苏菲亚又问:“中国小皇帝,几岁?”韦小宝道:“中国大皇帝,十七岁。”苏菲亚笑道:“罗刹大沙皇,是我弟弟,也是小孩,二十岁,不是头老子。”韦小宝一怔:“甚么头老子?啊,她说错了,把老头子说成头老子。”便指指她,说道:“罗刹美丽公主,不是头老子,很好。”指指自己,道:“中国大官,不是头老子,很好!”指指洪教主,道:“中国坏蛋,是头老子,不好!不好!”
   
    苏菲亚笑得弯下腰来。那罗刹国总督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也大声笑了起来。洪教主却铁青了脸,恨不得举掌便将韦小宝杀了。苏菲亚问道:“中国小孩子大官,到这里来,甚么做?”韦小宝道:“中国皇帝听说罗刹国的大人来到辽东,派我来瞧瞧。皇上知道罗刹国皇帝也不是头老子,知道罗刹公主是仙女下凡,派小人前来送礼,送给公主和总督大人大东珠两百颗,人参两百斤。不料路上遇到这个大强盗,把礼物抢了去……”韦小宝话没说完,洪教主已怒不可遏,提起右掌,便向韦小宝头顶劈落。韦小宝先前在箱子中听到洪教主送了不少珍贵礼物给总督,于是拿来加上一倍,说成是皇帝送的。他口中述说之时,全神贯注瞧着洪教主,一见他提起手掌,当即使开九难所授“神行百变”轻功,溜到了苏菲亚公主身后。只听得豁喇一声大响,一张木椅给洪教主掌力击得倒塌下来。高里津吃了一惊,拔出短铳,将铳口指住洪教主,喝令不得乱动。刚才韦小宝那番话说得太长,公主听不懂,命传译传话,听完后向洪教主笑道:“你的礼物,抢他的,自己要一半,不好!”洪教主急道:“不是。这小子最会胡说,公主千万不可信他的。”他见罗刹总督以短铳指着自己,虽然西洋火器厉害,但以他武功,也自不惧,只是正当图谋大事之际,要倚仗罗刹国大力支撑,不能因一时之忿而得罪了总督,当下慢慢退到门边,并不反抗。高里津收起了短铳,说了几句。传译道:“总督大人请洪教主不必气恼,他知道这小孩子胡说。苏菲亚公主秘密来到东方,中国皇帝决不会知道。中国皇帝也不会送礼给罗刹国总督。”洪教主怒气顿息,微笑道:“总督大人英明,见事明白,果然不会受这小子蒙骗。”
   
    高里津问起韦小宝的来历。洪教主将他如何杀了大臣鳌拜、如何送御妹到云南去完婚、如何吹牛拍马、作恶多端、以致深得康熙宠幸等情加油添酱的说了,最后说道:“这小子是小皇帝的左右手,咱们杀了这小子,小皇帝一定大大不快活。咱们起兵干事,起来也快得多。”他一面说,传译不停的译成罗刹语。苏菲亚公主笑吟吟的瞧着韦小宝,大感兴味,似乎洪教主说得韦小宝越是十恶不赦,她听来越开心。高里津沉吟半晌,问道:“中国皇帝很喜欢这小孩?”洪教主道:“不错。否则他小小年纪,怎会做这样的大官?”高里津道:“这小孩不能杀,送信给中国皇帝,叫他拿大批金银珠宝,来换他回去。”苏菲亚大喜,在高里津左颊上轻轻一吻,说了几句话。这几句话那传译不译出来,想来是赞他聪明。韦小宝心下暗喜:“只要不杀我就好,要小皇帝拿些金银珠宝来赎,那容易得很。”洪教主神色不愉,却也无可奈何。韦小宝将那叠银票分成了三叠,一叠送给苏菲亚公主,另一叠送给高里津,从第三叠中抽了两张一百两的出来,送给那传译,其余的揣入了自己怀中。
   
    苏菲亚、高里津、和那传译都很喜欢。苏菲亚要那传译数过,一共是多少银两,命他设法派人去关内兑换银子。一数之下竟是十万两有余,无意之间发了一笔大财,不由得心花怒放,抱住韦小宝,在他两边面颊上连连亲吻,说道:“银子够多啦,放了这孩子回去罢!”
   
    韦小宝心想此刻放了自己,非给洪教主抽筋剥皮不可,忙道:“这样美丽的公主,我从来没见过,想多看几天。”苏菲亚格格娇笑,说道:“我们,明天,回莫斯科去了。”韦小宝哪知莫斯科在甚么地方,说道:“美丽公主,去莫斯科,小孩子大官,也去莫斯科。美丽公主,去天上月亮,小孩子大官,也去天上月亮。”苏菲亚见他说话伶俐,讨人欢喜,点头道:“好,我带你去莫斯科。”高里津眉头微皱,待要阻止,随即微笑点头,说道:“很好,我们带你去莫斯科。”向洪教主挥了挥手。洪教主只得告辞,出门时向韦小宝怒目而视。韦小宝向他伸伸舌头,扮个鬼脸,说道:“洪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洪教主怒极,带了陆高轩等人,迳自去了。
   
    罗刹国皇帝称为沙皇,今年二十岁,名叫西奥图三世,苏菲亚是他姊姊。这位西奥图三世生有残疾,行动不便,国家大事,经常在卧榻之上处理裁决。
   
    罗刹风俗与中华礼义之邦大异,男女之防,向来随便。苏菲亚生性放纵,又生得美貌,朝中王公将军颇多是她。高里津总督英俊倜傥,很得公主欢心。他奉派来到东方,在尼布楚、雅克萨两地筑城,企图进窥中国的蒙古、辽东等地。雅克萨城所在之处,便是满洲八旗的藏宝地。此处地当两条大江合流的要冲,满洲人和罗刹人竟不约而同的都选中了。公主天性好动贪玩,听说东方神秘古怪,加之思念情人,竟万里迢迢的从莫斯科追了来。
   
    苏菲亚虽然喜欢高里津,却做梦也没想过甚么坚贞专一。这日在高里津卧房中发现了一个地道,好奇心起,下去探察。这地道通到雅克萨城外,与哨岗联络,本是总督生怕城中有变,以备逃脱之用。苏菲亚见到那守兵,出言挑逗,便跟他胡天胡地起来。这时她听韦小宝说要跟去莫斯科,觉得倒也有趣,便带了他和双儿同行。
   
    苏菲亚有一队二百名哥萨克兵护卫,有时乘马,有时坐雪橇,在无边无际的大雪原中日日向西。
   
    如此行得二十余日,离雅克萨城已然极远,洪教主再也不会追来,韦小宝一问去莫斯科竟然尚有四个多月,不由得大吃一惊,说道:“那不是到了天边吗?再走四个多月,中国小孩变成外国头老子了。”苏菲亚道:“那你想回北京去吗?你看厌我了?”韦小宝道:“美丽公主就是看一千年、一万年,也看不厌。不过去得这样远,我害怕起来了。”
   
    苏菲亚这二十几日中跟他说话解闷,多学了许多中国话。韦小宝聪明伶俐,也学了不少罗刹话。两人旅途寂寥,一个本非贞女,一个也不是君子;一个既不会守身如玉,另一个也不肯坐怀不乱,自不免结下些雾水姻缘。这时苏菲亚听说他要回北京去,不由得有些恋恋不舍,说道:“我不许你走。你送我到莫斯科,陪我一年,然后让你回去。”韦小宝暗暗叫苦,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已知公主性格刚毅,倘若不听她话,硬是要走,她多半会命哥萨克兵杀了自己,当下满脸笑容,连称十分欢喜。
   
    到得傍晚,悄悄去和双儿商量,是否有脱身的机会。双儿道:“相公要怎么办,我听你吩咐便是。”韦小宝眼望茫茫雪原,长叹一声,摇了摇头,知道两人倘若逃走,如不带足粮食,就算苏菲亚不派人来追,在这大雪原中也非冻死饿死不可。以前在辽东森林雪原之中,虽然荒僻寒冷,还可打猎寻食,这时却连雀鸟也极少,有时整整行走一日,雪地中见不到一只野兽的足迹,更不用说梅花鹿了。无可奈何之下,只得伴随苏菲亚西去。韦小宝初时还记挂小皇帝怎样了,吴三桂有没有造反,阿珂那美貌小妞不知是不是在昆明,洪教主和方怡又不知在哪里。在大雪原中又行得一个多月,连这些念头也不想了,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似乎脑子也结成了冰。好在他生性快活,无忧无虑,有时和苏菲亚说些不三不四的罗刹,有时对双儿胡诌些信口开河的故事,却也颇不寂寞。
   
    这一日终于到了莫斯科城外。那时已是四月天时,气候渐暖,冰雪也消融了。但见那莫斯科城城墙虽坚厚巨大,却建造得十分粗糙,远望城中房屋,也是污秽简陋,别说不能跟北京、扬州这些大城相比,较之中土的中小城市,也远为不及。只几座圆顶尖塔的大教堂倒还宏伟。韦小宝一见之下,登时瞧不起罗刹国:“狗屁罗刹国,甚么了不起?拿到我们中国来,这种地方是养牛养猪的。亏这公主一路上还大吹莫斯科的繁华呢。”离莫斯科数十里时,公主的卫队便已飞马进城禀报。只听得号角声响,城中一队火枪兵骑马出来。罗刹人性喜侵占兼并,是以国土广大,自东至西,达数万里之遥,人种复杂。国中精锐的军队一是哥萨克骑兵,东征西战,攻城掠地,压服各族人民;另一是火枪营,火器犀利,是拱卫京师的沙皇亲兵。火枪手驰到近处,苏菲亚吃了一惊,只见众官兵头上都插了黑色羽毛,火枪上悬了一条条黑布,那是国有大丧的标记,忙纵马上前,高声问道:“发生了甚么事?”火枪营队长翻身下马,上前躬身说道:“启禀公主:皇上蒙上帝召唤,已离开了国家人民,上天堂去了。”苏菲亚心中悲痛,流下泪来,问道:“那是甚么时候的事?”那队长道:“公主倘若早到四天,就可跟皇上诀别了。”苏菲亚虽然早知沙皇身子衰弱,命不长久,但乍闻凶耗,仍是不胜伤感,伏在鞍上大哭起来。韦小宝见公主忽然大哭,一问传译,才知是罗刹国皇帝死了,心头一喜:“罗刹国皇帝仙福不享,国里总要乱一阵子子,要派兵去打中国,就没这么容易。”
   
    苏菲亚等一行随着那队长进城,便要进宫。那队长道:“皇太后吩咐,请公主到城外猎宫休息。”苏菲亚又惊又怒,喝道:“甚么皇太后?那个皇太后管得着我?”那队长左手一挥,火枪手提起火枪,对住了随从公主的卫队,缴下了他们的刀枪,吩咐众卫士下马。公主怒道:“你们想造反吗?”那队长道:“皇太后怕公主回京之后,不奉新皇谕旨,因此命小将保护公主。”苏菲亚胀红了脸,怒道:“新皇?新皇是谁?”那队长道:“新皇是彼得一世陛下。”苏菲亚仰天大笑,说道:“彼得?彼得是个十岁小孩子,他会做甚么沙皇?你说的甚么皇太后,就是娜达丽亚了?”那队长道:“正是。”
   
    苏菲亚的父亲阿莱克修斯·米海洛维支沙皇娶过两位皇后。第一位皇后子女甚多,前皇西奥图三世和苏菲亚公主都是她所生,另有个小儿子叫做伊凡。第二位皇后娜达丽亚年轻得多,只生了一个儿子,便是彼得。
   
    苏菲亚道:“你领我进宫,我见娜达丽亚评道理去。我弟弟伊凡年纪比彼得大,为甚么不立他做沙皇?朝里的大臣怎样了?大家都不讲理么?”
   
    那队长道:“小将只奉皇太后和沙皇的命令,请公主别见怪。”说着拉了苏菲亚坐骑的马缰,折而向东。苏菲亚怒不可遏,她一生之中,有谁敢对她这样无礼过,提起马鞭,夹头夹脑的向那队长头上抽去。那队长微微一笑,闪身避开,翻身上了马背,带劣谟伍,拥着公主,连同韦小宝和双儿,一起送入了城外猎宫。火枪队在宫外布防守卫,谁也不许出来。苏菲亚公主大怒若狂,将寝室中的家具物件砸得稀烂。猎宫的厨子按时送来酒水食物,也都给苏菲亚劈面摔去。如此过得数日,眼见猎宫外的守御丝毫不见松懈,苏菲亚把队长叫来,问他要把自己关到甚么时候。那队长道:“皇太后吩咐,请公主在这里休息,等到彼得一世陛下庆祝登基五十周年,就放公主出去,参加庆典。”苏菲亚大怒,说道:“你说甚么?彼得庆祝登基五十周年,岂不是要把我在这里关上五十年?”那队长微笑道:“小将今年四十岁了,相信不能再侍候公主五十年。过得十年、十五年,定有更年轻的队长来接替。”苏菲亚想到要在这里给关上五十年,登时不寒而栗,强笑道:“你过来,队长,我瞧你可生得挺英俊哪。”想以美色相诱,让这队长拜倒石榴裙下,胡里胡涂的放了自己出去。那队长深深鞠了一躬,反而退后一步,说道:“公主请原谅。皇太后有旨:火枪营的官兵之中,倘若有人碰到了公主的一根手指,立刻就要斩首。杀了队长,副队长升上;杀了副队长,第一小队的小队长升上。大家想升官,监视得紧紧的。”原来皇太后素知苏菲亚美貌风流,若无这项规定,只怕关她不住。那队长退出后,苏菲亚无计可施,只有伏床痛哭,不住口的大骂皇太后。韦小宝在猎宫中给关了多日,眼见公主每日里只是大发脾气,监守的火枪手也十分粗暴无礼,心想鬼子的地方果然鬼里鬼气,和双儿商量了几次,总觉逃出猎宫当可办到,要回中土去,却是难上加难。倘若无人带领,定会在大草原中迷失。别说要乘车骑马走上四五个月方回得到北京,多半只走得四五天,就已晕头转向、不辨东西南北了。两人无计可施,韦小宝只好满口胡柴,博得双儿一笑,聊以遣怀。这日正在说唐僧带了孙悟空、沙和尚、猪八戒到西天取经。韦小宝道:“我跟你打赌,唐僧到的西天,一定没莫斯科远。所以哪,我比唐僧还厉害。你如不信,跟你赌甚么?”双儿毫无赌兴,说道:“相公说比唐僧还厉害,就比唐僧厉害好了,我不跟你赌。我可没猪八戒厉害。”说着抿嘴一笑。忽听得那边公主房中,又是一阵摔物、擂床、顿足、哭泣之声。韦小宝叹了口气,说道:“我去劝劝,老是哭闹,有甚么用?”走到公主房中,说道:“公主,你别哭,我说个笑话给你听。”苏菲亚俯伏在床,双足反过来乱踢,哭道:“我不听,我不听。我要沙里扎进地狱去,要沙里扎娜达丽亚进地狱去。韦小宝不懂“沙里扎”是甚么意思,一问原来是“沙皇的妈妈”,登时大为高兴,说道:“我道沙里扎是甚么恶人,原来就是皇太后。我跟你说,中国的沙里扎,叫做老婊子,也是个大大的恶人,后来我想了个法子,将她赶出皇宫去了。皇帝十分开心,就封我做中国大官。”苏菲亚大喜,翻身坐起,问道:“你用甚么法子?”韦小宝心想:“我赶走老婊子,只因她是假太后。你这罗刹老婊子,却是货真价实的沙里扎,我那法子自然不管用。”说道:“我这法子是串通了小皇帝,对付中国沙里扎。”苏菲亚皱眉道:“彼得很爱他妈妈,不会听我的话去反对沙里扎。除非……除非……”摇摇头,从床上起来,赤了一双脚,在地毡走来走去,咬紧了牙思索。
   
    韦小宝道:“我们中国有过一个女皇帝,叫做武则天。这女皇帝娶了许许多多男皇后、男老婆,快活得很。公主哪,我瞧你跟她倒差不多,不如自己来做女沙皇。”
   
    苏菲亚心中一动,这件事她可从来没想到过,罗刹国从来没女沙皇,她一直认为女子是不能做沙皇的。中国既有女皇帝,罗刹国为甚么不能有女沙皇?
   
    她自被囚在猎宫中之后,惊惧愤怒,脑中所不停盘旋的,只是如何逃出宫去,就算再到东方雅克萨,去跟高里津总督在一起,也比给皇太后监禁着好得多,这时忽然听到韦小宝说起“女沙皇”,眼前陡然间出现了一个新天地。她转过身来,眼中放出光彩,双手按住韦小宝肩头,在他左颊上轻轻一吻,微笑道:“我如做了女沙皇,就封你为皇后。”韦小宝吓了一跳,心想:“这可万万使不得。”忙道:“我,中国人,做不得罗刹国男皇后,你封我做大官罢。”苏菲亚道:“你又做皇后,又做大官。”韦小宝心想:“眼前不知性命是不是能保,却在穷快活,又封我做皇后,又做大官。”苏菲亚道:“你快给我想个法子,怎么让我做女沙皇。”韦小宝皱起眉头,说到军国大事,他的见识实在平庸得很,和康熙固然天差地远,也远远及不上陈近南、索额图、吴三桂等人,说道:“公主,这种事难得很,我可不会想了。我即刻回去北京,请问我们的小皇帝,让他给出个主意,然后我带一批大本事的人回来,捉住那沙里扎罗刹老婊子,又捉住彼得小沙皇,这就大功告成了。”他说到“大功告成”四字,忍不住搂住苏菲亚,吻了她一下。
   
    苏菲亚“唔”了一声,说道:“不成,不成!你回去北京,再来莫斯科,一年也不够,我,已经死了,上天堂了。”韦小宝心想这话倒也不错,叹了口气,说道:“美丽公主,上天堂,中国小孩子大官,也跟着上天堂了。”苏菲亚轻轻将他一推,说道:“中国小孩,就会说话骗人,哄人欢喜,没用,拍……拍牛屁,吹马皮。”韦小宝听她把“拍马屁、吹牛皮”说成了相反,不由得哈哈大笑,随即见她脸有鄙夷之色,显是瞧不起自己,暗暗恼怒,寻思:“有甚么法子让她做女沙皇?武则天那女皇帝不知是怎么做成的?咱们不妨在罗刹国也来个印板,就可惜离北京太远,没法子问小皇帝或是索大哥。”韦小宝的学问,一是来自听说书,二是来自看戏,自从做了大官之后,说书是不大听了,戏却看了不少,但武则天怎生做上了女皇帝,这故事偏偏没听过、看过。他眼望窗外,怔怔的出神,心中闪过许多说书和戏文中的故事:“女皇帝不知道,男皇帝是怎么做成的?朱元璋是打出来的天下,手下有大将徐达、常遇春、胡大海、沐英……”这是评话“大明英烈传”中的故事;又想:“李自成带兵打到北京,我师父的爸爸崇祯皇帝就上吊死了,李自成自己做了皇帝。清兵兵打走李自成,顺治老皇爷就做上了皇帝。吴三桂想做皇帝,就得起兵造反。看来不论是谁要做皇帝,都得带了兵大战一场,只杀得沙尘滚滚,血流成河,尸骨如山。”一想到打仗,登时便觉害怕。又想:“我们给关在这里,又有甚么兵?打甚么仗了?如果不打仗,做不做得成皇帝呢?”他对中国历史的知识有限之极,只知道不打仗而做皇帝的,只是康熙小皇帝一人,那是老皇爷出家而让位给他的。这法子当然不能学样。再想:看过的许多戏文之中,有一出《斩黄袍》,宋朝皇帝赵匡胤杀了大将郑恩,他妻子起兵为夫报仇。赵匡胤打不过,只好苦苦哀求,脱下黄袍来让她一刀斩为两截,算是皇帝的替身,好让郑夫人出气,皇帝大大出丑。有一出《鹿台恨》,纣王无道,姜太公帮周武王起兵,逼得纣王在鹿台上烧死,周武王做了皇帝。(韦小宝自然不知道,那时候还没有皇帝。)曹操这大白脸奸臣是怎么做了皇帝的呢?有一出戏文《逍遥津》,曹操带兵逼死了汉甚么帝,自己就做了皇帝,他手下大将有个张甚么、许甚么,都是很厉害的。(韦小宝记错了,曹操没有做皇帝。)刘备怎么做皇帝的?不知道,一定是关公、张飞、赵云给他打出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